<var id="vvvhh"></var>
<menuitem id="vvvhh"><strike id="vvvhh"></strike></menuitem>
<var id="vvvhh"><video id="vvvhh"><listing id="vvvhh"></listing></video></var><var id="vvvhh"><dl id="vvvhh"></dl></var><var id="vvvhh"><video id="vvvhh"><listing id="vvvhh"></listing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vvvhh"></cite>
<var id="vvvhh"></var>
<cite id="vvvhh"></cite>
您當前的位置 :城市 >
花小豬多地約談叫停 司機:為賺獎勵,高峰時段不接大單
2020-09-02 15:43:39   來源: 半島都市報百家號  分享 分享到搜狐微博 分享到網易微博

近日,打著“新人首單免費”“全網超低一口價”“打車能賺錢”的“花小豬”打車軟件,頻繁出現在各大社交媒體的推廣頁面,因享受補貼后打車費用較低、不受行車路線和時間影響實行“一口價”,很快引起了不少市民的關注和使用。但是,因未依法取得網絡預約出租汽車經營許可,“花小豬”隨即也被多地交通部門約談、叫停。半島全媒體記者近日在青島調查發現,目前大多數乘客和網約車司機都是沖著補貼而來,覺得是在“薅羊毛”。不過,由于準入門檻較低,一些不合規的車輛和司機也能注冊并接單。在打車領域已經沒有了對手的滴滴,為何還要燒錢推出“花小豬”?等補貼刺激的潮水退去,“花小豬”能否一直“香”下去?一切都還有待市場檢驗。

記者體驗

打車較便宜,單單都有返現

隨著“花小豬”打車軟件開始在島城推廣,不少人的微信群和微信朋友圈出現了推廣鏈接,基本上都是邀請好友使用的鏈接。半島全媒體記者也下載了“花小豬打車”APP,并于近日多次使用該軟件打車體驗。

正像網上宣傳推廣的那樣,下載該軟件后,軟件頁面立即出現了“首單減免10元”的彈窗。8月27日中午,記者打車從浮山后前往臺東,軟件核定的“一口價”為23.4元,享受補貼后僅支付了10多元。相對于滴滴快車和巡游出租車,同樣的行程確實能省10多元。

行程開始后,軟件還提醒可以把行程分享給微信好友,邀請朋友助力,只要在規定的時間內有朋友響應,就能享受更多的車費補貼。在訂單結束支付完成后,每一單還能享受現金返現。記者梳理近幾天的行程訂單發現,每一單都有3到5五毛錢的返現,并且自動打到了微信零錢賬戶里。

在計價方面,“花小豬”與其他打車方式最大的不同在于,實行“一口價”,據稱是以預估里程及時長為基準,再根據供需等因素做一定幅度內調整的價格。也就是說,價格不受行車路線和車程時間影響,不論司機怎么繞路、開多久、堵多久,都是按叫車時顯示的價格計費。在早晚高峰經常堵車的情況下,這種計價方式顯然讓乘客會感到“很香”。

乘客反映

車費挺劃算,但約車比較慢

市民筱雨是島城最先使用“花小豬”的乘客之一。“印象中早在7月初的時候,在乘坐滴滴快車時,車里就放著‘花小豬’的推廣碼,當時司機就說,用這個打車 會比滴滴快車還便宜。”筱雨說,當時她就在微信小程序上注冊了“花小豬”。

大概半個月以前,筱雨得知“花小豬”在島城上線了,就體驗了一把,享受到了20元以內的“首單免費”。此后,筱雨又多次使用,還專門同時使用“花小豬”和滴滴快車預約同一行程,發現在均不使用優惠券的情況下,盡管“花小豬”是一口價,但也比滴滴快車略顯便宜,車費相對來說挺劃算的。

不僅打車省錢,筱雨發現,通過邀請好友還能賺錢,于是筱雨就盡可能向自己的朋友推薦。果不其然,只要有朋友通過她分享的鏈接完成注冊,筱雨就能收到1元現金,她推薦的人在一周內成功打車兩次并支付,筱雨還能再收到5元和10元兩筆打車券。

正是因為“花小豬”采用了這種社群裂變式的營銷方式,用戶可以通過邀請好友等方式完成任務,以此來領取獎勵,因此也被戲稱為“打車屆的拼多多”。

不過,筱雨對“花小豬”也有不少吐槽的地方。大多數情況下,可能是由于車比較少,使用“花小豬”需要等待的時間較長,有時甚至要等近10分鐘。并且,部分車輛的車況較差,內飾比較臟不說,大熱天有的司機甚至不開空調。而記者調查采訪期間,這些槽點也都得到了驗證。

最讓筱雨詬病的是,使用“花小豬”到達目的地后,軟件提示需要在車內完成支付。有一次,一名看上去歲數較大的司機,也要求筱雨支付完車費再下車。經詢問才知道,“花小豬”目前還沒有采用其他打車軟件的“墊付機制”,因此司機怕乘客故意逃單。

司機說法

為賺獎勵,高峰時段不接大單

在調查采訪期間,半島全媒體記者與多位“花小豬”打車司機進行了交流,大多數司機目前都是沖著上線初期的高額補貼來的。

“我是咱青島最早的那批滴滴司機,還得過‘城市英雄’獎牌。但是我的車年限較長,沒法辦理營運手續,就一直沒有辦理雙證(網約車運輸證和網約車駕駛證)。”司機廉師傅說,雖然在滴滴平臺上一直也能繼續干,但從去年開始,明顯感覺到平臺的派單不像以前那么多了。今年疫情期間,廉師傅沒有繼續干滴滴,而是轉行做起了小生意。結果頻繁接到滴滴客服的電話,詢問他為何最近沒有出車。得知“花小豬”上線以后,廉師傅迅速完成了注冊,流程很簡單,只需要用手機號登陸并完成人臉識別就可以接單了。

最初的幾天,廉師傅每天能夠拿到將近300元獎勵,算上車費,一天能收入六七百元。隨著打車人數和車主的不斷增多,最近幾天的獎勵也少了,只能到150元左右,但廉師傅覺得仍比做小生意稍強點。

司機王師傅則告訴記者,他是專門的滴滴司機,最近一直在“花小豬”平臺上接單,主要就是沖著獎勵來的。除了注冊返現,還有簽到、沖單等日常任務,每天可以領取幾十塊現金。“早晚高峰時期接單越多,獎勵越多。”王師傅說,“花小豬”最大的好處是順風車模式加派單辦指派,司機可以一天取消四次訂單,因此在高峰時期,一看到容易堵車、距離較遠的訂單,他就拒接,只選擇短途且順路的訂單,這樣就能盡快完成單數要求,獲得獎勵。

“就像滴滴當年一樣,補貼不會持續很長時間的,先把眼前的補貼賺到手再說。”王師傅說,“花小豬”他只是臨時干一段時間,等補貼一結束,他就繼續干滴滴快車。因為一旦遇上堵車,“一口價”對于乘客比較劃算,但對于司機來說,這一單簡直就是“災難”,堵上半小時還是那么點錢。

記者注意到,眾多“花小豬”司機并不諱言自己的車輛或身份不合規,因為在平臺注冊時,并沒有強制要求提供雙證。“也聽說了交通部門最近在查處,心里也有點擔心,但趁著有獎勵,先干著再說,這么多年不也沒被查住過嗎。”一位司機說。

“花小豬”是滴滴披的“新馬甲”

今年上半年,受疫情的影響,市民的出行需求減少,無論是網約車還是常規的巡游出租車,訂單都大幅縮減。直到七八月份以來,隨著進入旅游旺季,打車訂單才有所回升。那么,在網約車市場競爭日益激烈的情況下,為何還會出現“花小豬”打車平臺,并且重新掀起一輪打車領域的燒錢大戰?

半島全媒體記者通過天眼查發現,“花小豬”的運營公司是北京鴻易博科技有限公司,法人兼唯一股東是趙意波,趙意波的公開身份是滴滴副總裁。今年3月,鴻易博公司全資收購遼寧途途網約車運營服務有限公司,從而獲得了對方在100多個城市的運營資質,途途網約車也被更名為“花小豬”。

“花小豬”對外宣稱不同于原有的快車業務、定位于年輕用戶市場。今年3月下旬,“花小豬”率先在遵義、臨沂等城市上線試運行,測試該平臺在三四線城市的接受度。不過,從8月中下旬開始,“花小豬”突然在北京、廣州、杭州等9個一二線城市發起了補貼大戰。

在補貼刺激和多平臺營銷推廣的夾擊之下,“花小豬”打車軟件的下載量迅速攀升,登上了App Store免費App排行榜第一。數據顯示,僅8月17日一天,花小豬司機端增量就達到203%,乘客的增長量為340%。

據業內人士分析,目前雖然滴滴已經取得了國內網約車市場的“霸主”地位,但在一二線城市,市場已經飽和,競爭卻越來越激烈。首汽約車、曹操出行等平臺穩中有進,哈啰出行、嘀嗒等平臺在爭搶順風車業務,一汽、東風、長安、蘇寧、騰訊、阿里等共同出資組建了T3出行,美團、高德利用流量優勢搶占市場。也就意味著,滴滴在一二線城市想擴大業務,需要耗費更大的成本。但在三四線城市,因單量少、客單價低等因素,許多網約車平臺基本上放棄爭奪,這就給滴滴留下了足夠的空間。

因此,從某種意義上說,“花小豬”是滴滴披的一件“新馬甲”。不光是為了爭奪市場,背后還有著更深層的考慮。

業內分析

意在借“殼”承接不合規運力

島城汽車行業分析師劉宏民,長期關注國內網約車市場的發展動態,他認為,滴滴早在今年疫情期間,就積極試運行“花小豬”,并且最近又不惜使出燒錢搶占市場的“殺手锏”,意味著“花小豬”在滴滴的整體戰略中,將承擔更重要的作用。

劉宏民介紹,今年3月份,滴滴內部曾確立了“0188”的三年戰略目標:安全是滴滴發展的基石,沒有安全一切歸零;3年內實現全球每天服務超過1億單;國內全出行滲透率超過8%,全球服務用戶月活超過8億。

“順風車事件后,不僅各地交通主管部門加大了對網約車合規的整頓,滴滴自身也啟動合規化進程,流失了一部分司機,運力擴張受到了限制。”劉宏民認為,滴滴最讓外界詬病的就是向大量不合規的車輛和人員派單,如今要完成三年戰略目標,就更不能放棄不合規的運力。而“花小豬”可以將這些運力承接過去,從而使滴滴避開違規的指責。

從資本的角度考慮,滴滴已歷經“8年19輪融資”,盡快實現上市是背后資本的天然要求。雖然滴滴已經在網約車市場占據了絕對地位,但要想在資本市場獲得更多的青睞,必須要保持業績的持續增長,有發展后勁,這就需要尋找新的增長空間。

事實上,今年以來滴滴已經推出了更多新的業務內容:滴滴跑腿、滴滴貨運、青菜拼車、青桔單車等,試圖打造一個更全面的品牌,來全面提升估值。在滴滴上市的傳聞不絕于耳之時,“花小豬”不僅能為滴滴提供增量,一旦日后上市需要,只需與“花小豬”做品牌切割,就可以解決合規問題。

“企業為了搶占市場或者調整布局,利用各種營銷手段無可厚非,但無論如何,司機資質和運營的合規性,以及乘客安全與體驗的改善提升,都應該被首先考慮。”劉宏民認為。

多地表態

“花小豬”平臺涉嫌違規運營

根據交通運輸部《網絡預約出租汽車經營服務管理暫行辦法》相關規定,從事網約車經營,需要取得相應經營所在地的網絡預約出租汽車經營許可,網約車車輛和駕駛員必須分別取得網約車運輸證和網約車駕駛證。

然而,各地交通主管部門發現,“花小豬”對入駐司機的門檻要求較低,司機注冊條件主要包括:駕齡三年以上、無犯罪記錄、連續三個記分周期內沒有超過12分。該門檻比滴滴平臺司機入駐的門檻要低很多,即使司機在滴滴平臺的評分極低,但只要符合花小豬的要求,同樣可以入駐。并且,“花小豬”不強制司機辦“雙證”,再加上設置沖單、拉客獎勵刺激下,讓眾多不合規的運力資源爭相涌入。

7月13日,“花小豬”被天津市道路運輸局與交通運輸行政執法總隊約談;8月初,該平臺直接在深圳被全面叫停。

8月18日,青島交通運輸官方微博發布提醒,“花小豬打車”平臺未在青島取得預約出租汽車經營許可,不具備網約車經營資質。交通執法人員表示,“花小豬打車”平臺上的公司、車輛、駕駛員存在無資質非法運營的情況,存在營運車輛年度審驗和檢測、駕駛員從業資格、背景情況審核把關、教育培訓等管理缺失,無法投保承運人責任險等問題,有較大安全隱患,乘客的合法權益得不到有效保障。

8月20日,合肥市運管處正式約談滴滴出行合肥分公司負責人,要求立即停止滴滴平臺在合肥與花小豬平臺之間的合作。

8月19日至8月25日,南京交通部門共查獲5輛掛靠“花小豬平臺”涉嫌非法營運的黑車,確認“花小豬打車”平臺涉嫌給無資質的車輛和人員派單。

8月26日,山東淄博市交通運輸綜合行政執法支隊查獲2輛注冊在“花小豬打車”平臺涉嫌非法營運車輛,經調查核實,“花小豬打車”平臺并未在淄博市取得網絡預約出租汽車經營許可,不具備網約車經營資質。

截至8月28日,青島市已累計查處通過“花小豬”打車平臺涉嫌非法營運的車輛50余部。(半島全媒體記者 馬正拓)



[責任編輯:ruirui]


*本網站有關內容轉載自合法授權網站,如果您認為轉載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,
請您聯系QQ(992 5835),本網站將在收到信息核實后24小時內刪除相關內容。




本站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 聯系郵箱: 9 92583 5@qq.com
 

關于我們| 客服中心| 廣告服務| 建站服務| 聯系我們
 

中國焦點日報網 版權所有 豫ICP備20024062號-1,未經授權,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,違者依法必究。
 

重庆欢乐生肖